您现在的位置:现代文学 > 当代诗歌

第二百零六回 两仪再现沧狼行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9 14:49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2)

    第二百零六回 两仪再现沧狼行最新章节

    李沧行还没来得及开口,柳如烟就骂了起来:“你这贼婆娘好不要脸,李少侠打了这么半天,你却在这时候向他挑战,分明是想占便宜!你怎么不打上两个时辰,和人动手千余招后再向他挑战?”峨眉众女也都随声应和,大骂屈彩凤乘人之危。

    “哼,柳姑娘,你不是跟那武当沐兰湘最是要好么?怎么,才见了这姓李的几面就想横刀夺爱了?哈哈哈,难道你们峨眉门风一向如此,喜欢姐妹相争么?”屈彩凤不怒反笑,峨眉众姝的反应早在她预料之中,她也早想好了如何应对。 峨眉众女气愤难平,却又找不出合适的话反驳,柳如烟更是气得粉面通红,嚷道:“才不是,我,我只是路见不平罢了。 李少侠不顾性命地出手相助我们峨眉,还不许我们帮他说句公道话吗?”柳如烟一向能言善辩,此时却有些语无伦次,还好她反应机敏,迅速找到了应对之话,只是气势比起之前已是弱了许多。

    “行啦,柳姑娘,不用解释,大家都看得到,英雄救美嘛。

    ”屈彩凤调侃了一把柳如烟后转向了李沧行:“李少侠,想不到两年不见,你现在这么厉害了,只是不知道你的武当功夫还剩下多少。 峨眉的人说我乘人之危,那就这样好了,我用武当的剑法向你讨教一二,在比武之前先让你歇息一会。 ”“你要是恢复了气力,再来与我比试。

    放心,我虽和峨眉有深仇大恨,但跟你李少侠却是往日无冤,近日无仇。

    只是如果小女子胜得一招半式,以后我们和峨眉的事还请少侠不要插手,不知少侠意下如何?”李沧行心中飞快地在计算屈彩凤的话。 这屈彩凤应该是不愿意与自己正面为敌,以后平添个劲敌,想以这种方式让自己就此罢手。

    此女明明是乘自己现在这样力战之后。

    气力不济时占便宜的无耻之举,却被她说得这样有理有节。

    好象反成了她是让了李沧行一筹,言语间还以武当武功相激,显然是料到,即使为了师门武功的尊严,李沧行也非战不可。 李沧行知道自己没有了退路,唯一所不确定的是这屈彩凤对武当的武功了解多少。 当年林凤仙偷了霍达克的藏书,不过霍达克在武当并未学到顶尖的武功。

    充其量只学到自己所学的柔云剑法与连环夺命剑之类,若是如此,自己还是有把握战而胜之的。

    想到这里,李沧行一下有了信心。

    朗声道:“屈姑娘请稍待片刻,容我调息一下,即来领教阁下的武当绝学。 ”李沧行突然想到自己*上身,周围多是女子,颇为不雅。

    刚才与宇文邪一战时,豪气上涌没顾这些,眼下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忙捡了地上的衣衫穿上,然后打坐于地开始调息。

    一柱香的功夫后。

    李沧行感觉内息运转重新流畅,灵台也变得一片清明,全身上下充满了劲。

    睁眼长出一口浊气,李沧行从地上一跃而起,顺手拾起一把长剑,走到屈彩凤面前三尺处,拱手行礼道:“谨领教屈姑娘高招。

    ”从李沧行打坐到走到自己面前,屈彩凤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事实上今晚从李沧行刚出现与宇文邪恶斗开始,屈彩凤的眼睛基本上就没离开过他。 往日里徐林宗虽曾多次提起过自己的大师兄,但屈彩凤也知武当一向打压李沧行,不让他学顶尖武功,所以内心深处并不把李沧行放在眼里。

    只是刚才一战足以让她改变原有看法,她吃惊地发现此人拳脚功夫已经胜过自己不少,可今天若是如此放过了峨眉众人,实在心有不甘,于是便提出与激战之后的李沧行比试剑法,自己自有取胜之道,见李沧行答应后屈彩凤芳心窃喜,早想好了应对之策。

    屈彩凤盈盈一笑,道:“刀剑无眼,李少侠可要当心了呢。 ”笑声一止,红色的身影如闪电一样扑了上来,正是武当的七十二路连环夺命剑。 李沧行与师弟们无数次拆过次剑法,对其中的变化与破解全都了然于心,一见屈彩凤的来势,便知她内力很强,但对于招式的理解并不如纯正武当弟子那样精深。 李沧行暗暗松了口气,长剑一招柔云剑法的有凤来仪,卸去来势,守中带攻,与屈彩凤缠斗起来。 数十招一过,屈彩凤的喘息声开始沉重起来,连环夺命剑讲的是个快字,与武当正宗剑法以巧破敌借力打力的宗旨不太一样。

    屈彩凤性格冲动,不是太喜欢武当剑法中软绵绵慢吞吞的柔性剑术,这连环夺命剑招招狠辣,迅捷如风,正合她的胃口。 屈彩凤本以为李沧行在武当时成天钻研乱七八糟的功夫,武当正宗功夫有限,却没想到他的柔云剑法如此厉害,心知这样以连环夺命剑再打下去有败无胜。

    屈彩凤银牙一咬,连攻三剑迫李沧行回剑防守,人却趁势向后跳开,只见她长剑如挽千斤之力,极慢地划出一个大光圈,又突然加速,连划三个小光圈,整个人仿佛被这光圈所罩,一股强劲的剑气直扑李沧行而来。 激荡的剑气风雷声伴随着李沧行吃惊得变了调的声音:“两仪剑法!”李沧行大惊之下只顾看剑,忘了自己正身处险地,叫出两仪剑法的同时剑气已经近身,这才发现大势不好,匆忙一挡。

    屈彩凤自幼得遇奇缘,误食过火睛怪蛇,得涨十余年内力,加之身为林凤仙的爱徒,一向从小服食各种灵丹妙药助其修为,虽是年纪与李沧行相若,却已有中年高手的内家修为。 两仪剑法讲究以气御剑,内力后发而先至,威力何等惊人。 李沧行虽然挡了一下,却是虎口剧震,几乎握不住剑,而剑气则把衣衫划出数十道裂痕,挂在身上如一条条的布条一样,前胸小腹的肌肉上一下子多了十余道浅浅的剑痕。 所幸屈彩凤功力尚浅,一丈距离还不至于剑气透体,饶是如此,伤口仍有的深达半寸,开始微微地渗出血来。

    屈彩凤楞了一下,却又划出两个圈,杏眼圆睁地继续攻了过来,这一回,人剑合一,誓要将李沧行彻底击倒。 这一刻,李沧行的眼中却没了屈彩凤,只剩一个光圈中婀娜起舞的身影:大大的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长长的睫毛上滚动着相思的泪珠;厚厚的小嘴唇嘟着,似是在怪自己不解风情;最是动人那一抹红黑色的风情,乌云一样的黑发,红得炫目让人如痴如醉的唇,这分明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小师妹。 李沧行手中的剑渐渐地开始发起了光,一种久违的感觉在他体内复苏:是的,两仪剑法,小师妹,她就在那里,等着我李沧行与之共舞。

    他手中的剑不由自主地也划出两个大圈,从极快到极慢,与屈彩凤攻过来的剑正好正反相交。 长剑的碰撞中,二人的身形也撞到了一处,四目相对,心意相通。 这一刻,李沧行的眼里是沐兰湘,而屈彩凤的秀目中却满是徐林宗的影子。 不自觉地,两人伸出了手臂挽在一起,共同使起两仪剑法来。 围观的人们都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这一刻开始,两人不再以剑互击,而象是一对同门师兄妹,不,应该说更象是一对爱侣,在使着合壁的剑法。

    李沧行的手熟练地在屈彩凤的粉肩、腋下、软腰、翘臀、小腿、足底活动着,一次次地搂着她,托着她;一次次地把她向空中以各种不同地角度抛出去。

    上一篇:看看屋手机版视频不影响播:绝地求生刺激战场随风解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