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现代文学 > 当代诗歌

优美散文精选在云冈生活需要宽容

发布时间:2019-06-09 14:32编辑:本站原创阅读(23)

    优美散文精选在云冈生活需要宽容

    我只是在她身边生活了几十年的一个俗人,佛早已看透了我,而我还在抱着急功近利的心思半参拜半祈福。

    毕竟相互依偎多年,我的愚钝还是被不露声色的佛法点滴之间感化着。 这么些年过来,云冈的心跳已经成为自己的心跳;她的云淡风轻已经成为我的与世无争;她的一颦一笑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种方式。 倘若苍天借我三分颜色,我必定全部绘于云冈。 倘若历史让我选择,我必定要回到绚烂的北魏。

    鲜卑,一片威仪的星辰,云冈就是最亮的天狼星。 允许我在你的面前沉默,沉默是我献上的虔诚花朵。 世俗纷扰最好在门槛外抖落,我无限接近平城的心脏。

    那是一座举世独尊的伟大首都,武周山庇护她的安详。

    一千六百年光阴是用鸟鸣串起来的佛的手掌里的念珠,只一声阿弥陀佛,四十年的灰尘就瞬间包裹了我,我匍匐于地,甘霖如法,我愿和尘埃同在一起!合十于昙曜五窟前,我周身颤抖,泪流满面,一个人的中年单薄的不如那一记斧凿之痕,在你的佛号声中成长,不思顿悟的我浅显却与日俱增。 我深信我是鲜卑的后裔,拓跋的血脉喷张着辽阔的骨气;我愿意被捻成一根细密的灯芯,在洞窟一隅参禅修行;世间是如此茂盛的荒凉,我怎能不澎湃内心的日出!叩拜阿弥陀佛,是为了放下执着。 心中有佛,佛即是我;心中无佛,谨慎心魔。 我来了,因为我还有爱,因为我还想爱,因为我可以去爱。

    爱即是善、善即是美、美即是随缘。

    云冈,让我自在,让我正觉。 任何一种环境或一个人,初次见面就感到离别的隐痛时,你必定爱上她了。 当我小时候第一次望到大佛的一刹那,我就有了这样的感觉。 这里像一种熟悉的忘记,又像陌生的熟悉。

    每一滴露珠里都含着观音的教诲;每一缕柔风里都藏着佛陀的暗示;每一朵花蕊里都包着菩提的种子。

    阿弥陀佛,是一切向善之念的导师,是所有看破之物的化身。

    就连武周山的每一片叶子,都在静坐中修行。 如果可以认证,我会毫不犹豫地指出自己的前世;这里与自己有一种冥冥中的血缘联系。 当月光缠上月光以前,叫北魏;当雨声碰响雨声以后,叫云冈;在俗世里转身,我爱上了这里的寂静。 我不想以一草一木的方式来爱你,而是分别以一草的方式和一木的方式来爱你,因为这样,我可以爱上你两次。

    原本世间早已做了安排,只是我们迟迟不能顿悟。 云冈的确是人间清净地。

    俗肠尽洗、俗念尽去。 以前所做的许多事情都是在认认真真地犯着错误。 不查观世音,不知自己已离开正路有多远?不念阿弥陀,不知自己到底何时已丢失了自己?为了找寻完整的自己,为了让不再残缺的心严密合缝如初,我口中常念:嗡嘛呢呗咪吽,以求见解脱、闻解脱、忆解脱、触解脱。

    云冈石窟与印度阿旃陀石窟、阿富汗巴米扬石窟并称为世界三大石雕艺术宝库。

    石窟距今已有1500年的历史,东西绵延约1公里,现存主要洞窟45个,附属洞窟209个,雕刻面积达18000余平方米。

    造像最高为17米,最小为2厘米,佛龛约计1100多个,大小造像59000余尊,代表着公元5-6世纪佛教艺术的最高成就。 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水经注·灅水》记载:凿石开山,因岩结构,真容巨壮,世法所稀,山堂水殿,烟寺相望,林渊锦镜,缀目新眺。

    这是当时石窟盛景的真实写照。

    石窟始建于公元460年,由当时的佛教高僧昙曜奉旨开凿。 这也就是最早开凿的第16至20窟,即昙曜五窟。

    石窟从北魏文成帝复法启开凿之始,到北魏正光年间终结,大致历经了近70年之久。

    整个石窟分为东、中、西三部分,石窟内的佛龛,象蜂窝密布,大、中、小窟疏密有致地镶嵌在云冈半腰。

    东部的石窟多以造塔为主,故又称塔洞;中部石窟每个都分前后两室,主佛居中,洞壁及洞顶布满浮雕;西部石窟以中小窟和补刻的小龛为最多,修建的时代略晚,大多是北魏迁都洛阳后的作品。

    昙曜五窟是云冈石窟的精华所在,其形状平面为马蹄形,穹隆顶,外壁满雕千佛。

    主要造像为三世佛(过去、现在、未来),佛像高大,面相丰圆,高鼻深目,双肩齐挺,显示出一种劲健、浑厚、质朴的造像作风。

    其雕刻技艺继承并发展了汉代的优秀传统,吸收并融合了古印度犍陀罗、秣菟罗艺术的精华,创造出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

    令人惊奇的是昙曜五窟中的五尊大佛,竟然是北魏几代帝王的真实写照,连脸上脚上的黑痣也相吻合。

    《魏书》记载,是年诏有司为石像,令如帝身。 既成,颜上足下各有黑石,冥同帝体上下黑子。 这种天衣无缝的配合当然不会是巧合,而有着更深层次的政治原因。

    北魏之所以尊崇佛教、大兴石窟,是基于佛教对于皇权有济益之动的考虑。 拓拔圭借高僧法果之口喊出了皇帝即当今如来的历史强音。 礼佛崇帝的要求,迎来了北魏在云冈浩大的开窟造像工程,昙曜五窟也就应运而生,从而实现了北魏王朝政教合一的局面。 心中纯善的人,见到佛,都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所谓的境界,其实是佛给我们指引的途径。 一个人的一生,可以没有的东西很多,唯独不能没有境界;没有了境界,就等于没有了灵魂的归宿。 而事实上人们最缺的恰好就是境界大爱无言;大音无声。

    上一篇:优秀小升初毕业生分享奥数学习经验

    下一篇: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的关键一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