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现代文学 > 当代诗歌

高校真的就是为了“搞笑”? 感受最深 英文

发布时间:2019-07-08 20:12编辑:本站原创阅读(62)

    高校真的就是为了“搞笑”? 感受最深 英文

    曾经听人发飙:“中国的大学就是人类文明史上最大的笑话。 ”想想,有道理,但也颇不以为然,毕竟,中国的名牌大学总不至于沦落为笑话嘛。

    后来,也屡见媒体爆料,好些县上或地区的高考状元或前几名在名牌大学犯罪或毕不了业或毕业后找不到工作不敢衣锦还乡玩失踪结果是流落街头成为智商最高的流浪汉。

    也就猜想,名牌大学也有笑话。

    一般的大学我不细数,那些笑话是足以令人窒息的。

    比如迎接检查,大学有个专门名称,叫评估,三五年一次吧,名号有些不同,有时叫本科评估,有时叫合格评估,有时叫审核评估,有时叫专业评估。 平时呢?大家都按正常的秩序把工作做起走,轻重缓急,按部就班,必然是有些工作重点记录,有些不必记录,工作圆满完成了,就是大功造成了,学生毕业了,就算送佛到西了,一旦工作没做好,或出了问题,立马进行处理和解决,既处理和解决了,也就不是问题了,如果没有后遗症,也就不追究了。

    工作得很和谐,过得很开心,师生也满意,教学目的单纯而明确,学习目的也单纯而明确。 可一评估,就不得了,兴师动众,最重要的是补材料,补什么材料呢?个个心中没数,因为不知道评估专家需要什么材料,然后各种设想,各种打听,其他学校看了些什么材料,我们学校有没有这些材料,最重要的是,一旦没有相关材料,就必须补,做都没做过的事,怎么补呢?所谓补材料,也就是编材料,一般从扬言要评估到正式评估,都有一年左右的准备时间,所谓准备,就是暗示该造假的造假,不要到时候大家难堪。

    于是上下联动,成立评估领导小组、建立评估办,实际上就是造假领导小组、造假办,评估是压倒一切的任务,评估领导小组、评估办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随时发号司令,随时把其他领导和老师指挥得鸡飞狗跳。

    屁滚尿流忙一年,专家来学校晃一天,结果据说不过是来挣出场费的,不合格的领导依然还是当领导,恶心的规定继续恶心,老师还是那些老师,学生还是那些学生,学校领导说得好,“以评促建”,学校大兴土木,或都栽了好些大树,或都修了好些房屋,或者买了好些设备,然后教职工的待遇呢?没有钱啊,没有钱啊,我们仍然要共克时艰,只要有领导在,都是时艰。

    好些大学,书记贪了校长贪,校长贪了还有脚脚爪爪们,上千万几百万不等,判的判刑,坐的坐监,一般是窝案,但还不能抓完,为什么呢?一锅端,一所大学就没了,让做得隐蔽和圆滑些的继续主持工作,实际上是继续祸害学校,当然,受害的是一般教职工,和学校一毛关系都没有。

    按理说,办大学的,应该是教育家,或有作教育家野心的,可我们的大学,竟然是些贪污犯在办,这不仅是笑话,简直是奇葩。 回到说评估,专家出场费据说一天几万,晃一圈走人,学校丝毫没有改善,但还得论功行赏,就是在评估工作中谁的贡献最大?谁最大呢?瓜娃子都猜得出,评估办的功劳最大,凭空想出很多人和事,凭空编出很多材料,凭空捏造很多业绩,凭空搞出很多文化,凭空让领导头上很多光彩和光环,凭空让领导都高大上起来。

    其他教职工呢?谁叫你信没入领导法眼?你们也能编那些材料,不怕你笑,编材料也要靠关系的。

    你踏踏实实教书?你踏踏实实育人?踏实不当饭吃!评职称能当饭吃。

    职业分三教九流,而人分三流九等,大学里面把人以等级论的就是职称,等级最高的是教授,其次是副教授,讲师以下的,就是下等人了,基本没有话语权,所以在大学,削尖脑袋都要评上教授或副教授,一旦评上教授或副教授,收入就翻上几番。 那么,评教授或副教授需要些什么条件呢?冠冕堂皇的当然就是核心刊物的论文、专著、课题等等,实际上就是找关系出钱买论文发,专著只买书号还简单些,课题也要靠关系,所以很多文章都不会写的,突然有一天说,已评上副教授了,你在惊讶之余,只好感叹,原来真会搞关系,平常不得了的角色,各种场合都在写东西,人们见面都恭维,你的文笔好哟,你是好写手啊,你看你,影响得学生都喜欢写作了。

    结果文章怎么也发表不到核心刊物上去,永远就处于最底层,只是人们都知道,你会写。

    林立的中国大学,千千万万的利欲熏心的大学老师,养活着数不清的论文掮客。 论文掮客也俗称论文串串,他们专门为各大学术期刊服务,联系敢于出大价钱的大学老师,帮他们发表论文,一般刊物几百、几千一个版面不等,核心刊物则几万甚至10万以上,看你需要的缓急情况而定,试想,一个靠花钱评上的教授,就像一个靠行贿上位的官员,他们该怎样履职?当官肯定要想在位上把买官的钱捞回来,教授也要这样想啊,羊毛出在羊身上,他们要么骗学生、要么骗国家,哪会好好教书,有了职称,编项目骗国家的钱就如探囊取物,国家栽培了好多白眼狼,大打翻天印,简直罄竹难书。

    为害更大的,还在于代代相传,不断培养接班人。

    比如,就业问题,历来是高校最棘手的问题,但各高校那是翻着花样要想办法提高就业率,据说就业率达不到87%就要减少招生指标,这还得了,为了招生指标,就业处天天吆喝,反正你可以假就业,但只要交上真材料就算。 没办法,老师和学生一起做假,老师教学生如何做假,一旦假得看出破绽,还得打回来重新修改,认真得像做学问,当然人们说,现在难道还有真学问,也是只要进了大学,还真没发现什么玩意儿是真的,除了人民币,所以教学生只一句话,什么都迎刃而解,就是把“为人民服务”改为“为人民币服务”,简单、通俗、易懂,为什么要伪造就业率,谁就业率低,就扣谁的钱,造假没有成本,而真相要付出代价,不如告假。

    走出校门的毕业生,岂不受其真传,把这种机智带入社会,以后一旦风云际会,居于要津显位,把这种风气发扬光大,我们的社会将是什么样子呢?高校人,可以活得实在点么?。

    上一篇:夏銤:“论文”事小,但认真负责的态度不可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