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现代文学 > 当代诗歌

马上进入43岁,准备开个贴记录一下,也许半途而废

发布时间:2019-07-09 21:42编辑:本站原创阅读(7)

    马上进入43岁,准备开个贴记录一下,也许半途而废

      好吧,纪念一下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反正到目前为止,老妈住的医院的那幢楼的地形我已基本摸清,今天早上甚至找到了一条更便捷的楼梯通道,但是,便捷是便捷了,离公用自行车点更远了,所以今天早上是步行去找公司班车的。

      五一一早8:20到医院,办了入院手续,就开始做各项检查,医院里那叫一个人山人海。

    。 。 。 当然没有锣鼓喧天。

    。 。 。 排队排到怀疑人生,后来舅妈终于熬不下去小宇宙爆发了,打了几个电话,然后找了熟人插队,终于在当天下午15:30前检查完毕,又到住院部去开了个请假单,就回家了。 但可悲的是去找医生签字时被要求第二天查房前必须回归到位,好吧,医生查房7:30开始。

    。 。

    。   五月二日早7:20到位,8:30多医生总算过来了,然后好几个医生盯着说,今天不能离开医院,请假也不批。 。

    。

    。 跑来跑去办了饭卡,买了手术要准备的一些东西,尿盆棉垫啥的,中午哥哥过来到外面去吃了顿饭,吃好饭又去预约麻醉医生面谈,在老妈纠结了无数遍全麻半麻后医生帮她决定了全麻,然后她又考虑半麻效果如果发现不好就当场改全麻。

    。 。 。 最后我当机立断,就全麻了。

    。 。

    。 回去病房后又和医生面谈,画血管位置,定好第二天第三床手术,基本上是到下午,晚上八点后不能吃东西,十点后不能喝水,整好这些快四点老妈让我回去午休,好吧,还休什么,回到家就去买了菜,做好饭看时间不太早上自己也没吃,又送去医院,坐到晚上八点,老妈让我回去第二天早上十点以后再过来,不用太早。

      五月三号一早6:00零一点老妈发信息来要登山杖,告诉她昨天晚上已经带去了,她回说发错了,是要洗发水,然后说护士说了,家属要马上到位,于是又爬起来啃了几个香蕉跑过去,让老公去买静脉曲张袜子,居然花了415大洋,这是什么价格???换我可能要买不下手。 。 。

    。 陪老妈坐着医生护士地又来量血压什么的,我让妈妈冲了个澡结果到十点出头,就听见外面有人喊35床,我跑出去一看居然是推着车的护工,和我以前生娃时一个架势,一时也慌了起来,和我妈说这是要去手术室了,老妈一听就六神无主了,不停地说为什么这么快,不是说下午,你赶紧给你舅舅打电话,我说舅舅在门诊忙着,不好打扰,老妈不肯,嘴里不停地说,你给你舅说,没办法,发了个微信给舅舅,这大爷也不回。 。

    。

    。 帮着护工推着老妈到了电梯口,护工直接说,家属不准下去,病房里等着,于是回去病房坐下,想着也挺怕,就给舅妈打了电话,然后舅妈又给舅舅打电话,到十一点多,舅舅终于回复,他已到手术室,好了,有他在就放心了。 。 。

    。

      十二点多点舅舅信息说手术已结束,于是站在电梯口等了近一小时,全麻必须等到病人醒了才能送回病房,1:06分妈妈回到了病房,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因为我正手忙脚乱不知道怎么把老妈抬到病床上的时候,老爸来了个电话,我看了一眼时间,没接。 。 。

    。   咋说呢,虽然知道老妈是因为全麻药劲还没有过去,但是当时看到她昏昏沉沉的样子,还是吓得不行,心酸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还好舅舅在一边处理所有的事情,非常熟练地和护工一起把老妈移到床上,再帮她翻个身,把托着她的床单撤掉,算是一切顺利。

    。 。

    。   接下来舅舅和我一起守着,中间老妈问了N次,为什么把她放在地上,不把她放在床上,一遍一遍地给她解释,床上待着呢,然后老妈又说为什么腰这里有水,凉得很,让我摸,其实什么也没有,就是个防潮的垫子,可能她觉得不太舒服,到下午三四点,人总算正式清醒了,护士每次进来都问有没有小便,我问老妈她说不太想,后来我被护士问急了,直接拿便盆给老妈塞进去,好吧,整了近两分钟,护士说这就算整个过程顺利地告一小段落。

    。

    。 。   晚上就没那么舒服了,因为吊盐水的关系,老妈一晚上小便了三次,无数次地说不舒服,脚垫掉地上,床的高度不好。

    。

    。

    。

    然后护士一个晚上进来四次,再然后隔壁床的老太太睡前念经,睡后打鼾,我也不知道那个晚上是怎么熬过去的,到五月四号早上,六点不到我还在迷糊中,老妈说她要下地,床上实在睡不住了。

    。 。 。

      深切地体会到了久病床前无孝子的老话,我妈这一病,我有时也真真觉得不耐烦,尤其是她的嘴不停地在嘀咕不舒服,难受,真让我看到老妈的娇气的一面,老了真会像孩子一样,我回想我当初生娃剖腹产半麻后也是很难受,但我LG说我这个人硬气地很,自己不停地在床上翻身,08年雪灾时的大冬天总是一身的汗,咋说呢,因为腰酸地厉害,根本躺不住,就算是肚子上再痛,也只能忍着,再说护士也是说要多翻身,等能起身了,头痛得又要裂开了一样。 。 。

    。

    不像我妈,打个盐水手也不停地往后缩,和护士说怕痛,呵呵,就这样,晚上还要教我怎么去刷牙,早上看到我只有三片面包没有牛奶和鸡蛋又要开始说教,昨天晚上睡到床上我以为她已经睡着了,突然转过头来问我,你们家里冰箱里的酸奶他们在家喝了没有,不喝又要浪费了,我可以说我睬也没睬她吗。

    。

    。

    。

    。 。

      五月五号上班了,早上6:20就出了门,老妈拄着捌追着给拿了个香蕉,心里有种半解脱了的感觉,但到了10:00左右,又开始担心老妈一个人待着怎么样,电话打过去关机了,想打电话让老公下班送个充电器,但又想起他下班了还要去娃学校参加个家长讲座,关于孩子能不能玩手机的话题,非常有必要学习的课题,所以现在我在纠结,是不是晚上下班后再自己往家跑一趟。 。

    。 。   有啥别有病!!。

    上一篇:姑苏热门小学介绍:景城黉舍小学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