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现代文学 > 当代诗歌

从热门新闻和看不见的结尾说起

发布时间:2019-06-09 14:32编辑:本站原创阅读(59)

    从热门新闻和看不见的结尾说起

    博文正文标签:【六盘水评论】从热门新闻和看不见的结尾说起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 这原是《语录》里的一句话,现在的网络搜索引擎里已经找不到这句话原文出自何处?我们相信群众,群众才能相信党,我们不相信群众,群众怎么能相信党呢?这是朴素的辨证唯物主义。

    但是在一些引起网络舆论和全民关注的热门新闻,却往往没有了下文?2018年6月20日,甘肃省庆阳市19岁女生李某奕坠亡。 随后,李某奕在庆阳六中读书时曾遭班主任吴某厚猥亵一事被曝光,引发全网络网民们的广泛关注。 我写下了【一评甘肃庆阳六中女生跳楼源自迟到的正义?】、【二评甘肃庆阳六中李依依,在冷漠中死去?】、【三评甘肃庆阳六中女生坠亡事件什么叫认识分歧?】、【四评庆阳六中女生坠亡,欲免其罪何患无辞?】、【五评庆阳六中校长走错一棋,步步皆错!】五篇专题评论文章。

    有一句话我经常说;俗话说得好公道自在人心。

    对于广大老百姓而言,都相信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是不会缺席。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迟来的,不一定都是正义。

    从2016年9月5日在庆阳六中读高三的李某奕被班主任吴某厚猥亵,2018年6月20日下午3时左右,甘肃庆阳19岁女孩李某奕站到了当地某百货大楼8层的玻璃幕墙外,傍晚7点半左右,警方和消防部门的营救失败,该女孩从高楼坠下身亡。

    2018年8月24日,庆阳市检察院相关负责人处证实,日前,甘肃省检察院撤销了庆阳市西峰区检察院、庆阳市检察院此前对涉事教师吴某厚作出的不起诉决定,并由西峰区检察院对吴某厚提起公诉。 目前,相关工作已经启动。 2018年8月22日,庆阳市西峰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犯罪嫌疑人吴某某决定逮捕。

    从2018年8月24日庆阳市西峰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犯罪嫌疑人吴某某决定刑事逮捕,至今9个月过去了,是还没有审判,还是判决后没有向社会公布呢?我还在继续关注澎湃新闻一号专案……?2018年还有一则新闻我始终难以忘怀,当原创写手们都在关注长春长生狂犬病疫苗,我却对002680长生生物股票的财务报表进行了研究,特别是改制前后的资料搜集和整理,查阅公司法、会计法、证券法及改制的相关政府文件和有关领导的批示等资料。 我在等待法院审理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高俊芳。

    后发制人比现在评论有利的多吧?7月29日晚间,长春市公安局长春新区分局官方微信公号长春新区公安发布消息:目前,公安机关已经以涉嫌生产、销售劣药罪对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高某芳等18名犯罪嫌疑人提请批准逮捕。 网络上的网站编辑的水准真是令人遗憾!搜狐新闻报道《长春长生生物董事长高某芳等18人被检察机关逮捕》,打开内容却是: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以涉嫌生产、销售劣药罪,对ST长生董事长高某芳等18名犯罪嫌疑人向检察机关提请批准逮捕。

    申请逮捕到检察院批准逮捕还早着呢?这算什么新闻题目呢?到了2019年初,我已经对002680长生生物彻底丧失了信心,全部删除搜集整理准备写改制前后的长春长生生物制药公司评论的任何兴趣了……。

    财联社2月15日讯,记者从可靠信源处独家获悉,备受关注的长生生物疫苗案件已有新进展。 案件经过公安机关两次补充侦查已经于1月22日移送长春市检察院审查起诉,1月25日开始接待辩护律师。 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受贿罪、挪用资金罪已经移送市检察院,将于3月9日前与生产销售劣药罪一并移送到市法院。

    2019年5月16日,河南省周口市公安局文昌分局接到群众朱某报警称,其妻子带着四个月大的男孩子在周口市川汇区周口公园附近散步时晕倒(患有低血钾病,有晕倒史),醒后发现孩子失踪。 这个新闻起先并没有引起我的关注,但是到了5月16日23时,河南省周口市警方发布悬赏通告称,当日11时,在川汇区文昌大道周口公园附近发生一起盗婴(男,四个月大)案,悬赏5万求线索,后悬赏金额提升至15万元。 2019年5月17日是网上到处转发河南省周口市孩子失踪信息,到了2019年5月18日据郑州晚报,周口男婴丢失一案,嫌犯迫于压力于18日晚向周口警方电话自首后反悔,后该嫌犯向郑州未来路公安分局自首,19日凌晨,嫌犯及男婴被周口警方带走。 这则消息引起了我的高度警惕,周口市孩子失踪事件没有这么简单?向周口警方电话自首后反悔,后该嫌犯向郑州未来路公安分局自首。 嫌犯先向周口市警方电话自首,然后向郑州市金水区未来路公安分局自首?这是嫌犯是出于路远不方便的缘故吗?男婴父亲5月19日晚对澎湃新闻表示,感谢社会的关心,孩子没啥问题,但还是受了点影响。 至于该事件是否另有隐情,对方未作直接答复。 男婴亲属则称,孩子母亲几天没回来了,希望事情到此为止,感谢大家关心。 我要这个孩子特别不容易,是一个二胎,我已经三四十(岁)了。 接受梨视频采访时,孩子母亲刘女士哭道。

    按照我们现行规定,丢失的孩子被找回还是被送回,都要对孩子的父母进行DNA亲子鉴定。

    2019年5月20日如平地一声惊雷,话题周口男婴丢失系女方自导自演冲上微博热搜榜。

    据知情人士,此前盗婴案,实为自导自演乌龙事件,男婴妈妈策划假装晕倒,委托第三人将男婴送至之前与其发生关系的高中男同学姐姐家。 20日晚,朱先生一方的家属对澎湃新闻说,朱先生和妻子是自由恋爱,结婚近20年来,没啥家庭矛盾……。 既然没有家庭矛盾?既然我要这个孩子特别不容易,是一个二胎,我已经三四十(岁)了。

    为何还要将亲生孩子送走呢?假如是婚外孕,安徽滁州在职干部王某一般不会这么傻傻的要求把孩子生下来?假如说兼听则明、偏信则暗,那么我们最想听到的是男婴妈妈的高中王同学的声音,究竟是酒后行为还是早就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呢?毕竟一次性中奖怀孕的概率很低?为什么要把孩子生下来呢?丢孩子,抱走孩子,难道公安的刑事警察不追根寻源吗?我们再倒退十步,把捡来的孩子报上户口,也是非常繁琐的手续过程,只要一步不慎,满盘皆输?难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吗?看来,我们是无法知道真相是什么了?(文:夏金根/笔名:六盘水评论)分类:||浏览:||下一篇:。

    上一篇:从千年古城到文化胜地 湖南临武这次要搞大事

    下一篇:仓皇--作者培根的名言朱自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