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现代文学 > 当代诗歌

如果祝你幸福太难,那就祝你平安

发布时间:2019-05-15 14:00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

      片甲不留----甲:铠甲。形容全军被消灭.  折戟沉沙----戟:古代的一种兵器。折断了的戟沉没在泥沙里。

    一个据说一群医生打魔兽的科室。

    三秋过一天我梦故人好多年几多重逢几再见皆是幻影随须臾散题记-1-,是个容易做梦的季节,不冷不热的夜,上弦月挂在窗边。 露台上的几株蔷薇在风里摇曳,梦里的情景在清晨醒来的一瞬间若隐若现。

    玟玥最近经常做一个关于关于关于他的梦,只有在梦里,她才能清清楚楚的感受他不曾离开,他上扬的嘴角洋溢着温暖的笑,然后对着玟玥说,不管多久,我等你来。 梦里的他,就是余麓。 四年前连分手都未曾亲口说给玟玥的那个人,此生却仍旧堂而皇之的成为她心口的朱砂,每每想起就隐隐作痛的那个人呀。

    几天前,玟玥无意间在朋友的朋友圈看见了余麓差旅途径上海时在外滩夜景的打卡照,背景是霓虹迷离的东方明珠塔,熟悉的地方,陌生的人群。 只是余麓的身旁多了一个笑的花枝乱颤的女孩。

    她轻挽着他的臂弯,眉眼盈盈。

    余麓终究还是与禾妤在一起了。

    他,她,它,逐渐变得陌生,无法被认清。

    记忆中熟悉的身影,此刻却刺疼玟玥的心。 玟玥,余麓,禾妤,余昇,他们四个人在少年时代就曾相识。 读完同一所高中,大学毕业后就如蒲公英般的散落在天涯!各自有了各自的圈子和爱好,联系的也渐渐的变少了。

    -2-或许年少的情愫只适合珍藏在那个粉红色的夏天。

    那蝉鸣,那萤火虫,那青草地,满天的星星,还有过了花期的紫藤,大片大片的攀爬在长满心事的廊庭里。

    玟玥一直心心念念的忘不掉就是18岁时那个夏天在姨妈家紫藤架下不期而遇的余麓,雨后的夕阳总是格外的美丽,余麓的侧脸被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菱角分明的五官,微微上扬的嘴角。 纤细的手指触着玟玥手里的书说到:你是在看三毛的《撒哈拉的》吗玟玥抬起头迎上了的是一双清澈的双眸,他就是姨妈邻居家的余麓,比玟玥大一届,原来他们也在同一所高中读书,巧合的是,她的同桌竟是余麓的弟弟余昇。

    假期结束在北方小城的最后一场雨中,玟玥离开姨妈家的那天,余麓送她了一个精致的记事本,扉页上洋洋洒洒的摘抄了《撒哈拉的故事》里的小:我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玟玥不知道这算不算表白,只是低头含着笑抱着记事本逃开,脸颊升起的红晕像朵盛开的晚霞映红了余麓18-9岁的天空,他看着她的长发拂过肩膀,然后背影渐渐消失的远方路的弯道上。

    那一刻,她的莞尔以及她蓝铃花般的发香,深深烙在他的心上。

    我真的喜欢你,像老故事里的泛黄桥段半聋半哑,失了声息。 -3-开学季在阴沉的拉开帷幕,玟玥站在教室门口远远的望见余昇和余麓一起穿过长长的走廊,余麓送弟弟到了门口笑着对玟玥说了句嗨,好久不见余麓似乎还有话要说的时候,被从后面跑过来的一个女生重重的在肩膀拍了下,然后风风火火的拉走了,边跑边说班主任正在找他。 那个女生就是禾妤。

    很多故事,都是后来余昇讲给玟玥听的,其中就包括了禾妤,禾妤心心念念着余麓,在旁人眼里尽是些看不懂的情深,然而余麓只拿她当哥们儿,或许是因为年少的肩膀负担不起太多的轻狂。

    后来就是大家各自忙活着三年高考五年模拟的那些事了,余麓同禾妤早一届参加了高考,各自读了两所不同城市的大学,送余麓大学报到的那一天,他们四个人都去站台,在列车驶离的那一瞬间,余麓突然紧紧的抱着玟玥说:不管多久,我等你来。 几天后,他们又送走了禾妤,那些个在同学眼中羡慕的友谊,却暗藏着涌动,她喜欢他,他喜欢另外一个她。 后来玟玥拼命的努力学习,一门心思的想考去余麓所在的那个城市的大学。 然后便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桥段,玟玥并没有如愿,一开始的时候,她还能在小假期里穿越几个城市去见一见余麓。 他们一起过圣诞,一起跨年迎新,一起庆生,一起去海边看海水听海狼拍打着海岸,在没有萤火虫的夏夜里长长的接吻,转眼间,又是深秋,紧接着大雪漫天。 吹过清风喝过烈酒最后竟把我爱你变成了爱过你。 -4-明明是你先靠近,可是后来舍不得人居然是我。

    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余麓和玟玥的见面间隔时间越来越长,甚至几个月不曾见一面,几个星期不曾微信或者电话联系过一次,他却可以在前脚告诉他说忙于毕业答辩,后脚却在午夜12点给禾妤的朋友圈点赞,她甚至细心的发现禾妤朋友圈里的自拍背景似曾相识,甚至更为巧合的是有一张从某个角度看过去怎么看怎么像余麓实习期借住的单身公寓外的夜景。 很多时候让你彻夜不眠的不是谁的离开和谁的背叛,而是你曾经憧憬的一切都是在一瞬间崩塌了。

    余麓用冷处理方式结束了那段自以为和玟玥始于初见的美好,玟玥的那个少年郎自己走丢了。 她甚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禾妤真正的介入到了那段感情里,只记得禾妤最后一通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口口声声劝玟玥放弃余麓,她可以给他更美好的未来,可以帮他毕业留在他喜欢的城市工作,可以让他的少奋斗几十年,还说余麓喜欢的是成熟理智的女孩子,而不是整天会撒娇的软妹子,说到后来,玟玥甚至听到了电话那头的争吵声,是余麓。 听的最清的是余麓那句:别闹了,穿上外套,外面冷然后一砰的一声,有房门关上的声音。

    玟玥挂掉电话,愤怒,失望,都化成了无言,望着眼前的夜,黑暗冷清和灯火通明,看不出区别。

    那一天,阳台的风吹了一整夜。 -5-玟玥删掉了余麓和禾妤的联系方式,然后是就和所有年轻人一样,毕业,工作。

    谈了几场不长不短的恋爱,最后无疾而终。

    2016年的时候,她回家听见姨妈说余麓早在2年轻结婚了,新娘不是禾妤,后来又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离婚,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他的弟弟余晟倒是安安稳稳的结婚生子,新娘是大学同学,前不久刚刚喜添麟儿。 似乎所有的尘埃的都会落地,青涩的甜蜜的梦幻的不着边际的,回首已惘然后来玟玥遇见的人都比余麓好,只是他猝不及防的离开,带走了她奋不顾身的勇气。 记得王彦山的一首小诗里面这些写到:我还在尘世的灯光中走着,我还在跟更多的人擦肩然后一一道别,更多的人来不及道别便相忘于江湖可是玟玥不是,有很多个黄昏独自立在风中,她常常会记起来余麓,山南海北,他过的好吗落雨了,玟玥轻轻合上了那个晒余麓和禾妤合照的朋友圈,关上窗户,放下窗帘,隔绝了外面的繁华喧闹。 对着那盏孤零零的余麓曾经送的夜灯说了句:如果祝你幸福太难,那就祝你平安那夜灯曾经是余麓害怕玟玥一个人睡觉太黑买来送给她的,这么些年,她一直带着它照亮黑夜,可是,从此以后,她不会需要了,有些事,也只适合丢进风中,有些黑夜到天明,要自己去等。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文:傻的可以常驻网站:海崖文学网。

    上一篇:《镜花缘》中的10句名言

    下一篇:纸短情长,叫我如何去安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