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现代文学 > 当代诗歌

《长江丛刊》2019年6月上旬|郑能新:大雁南飞 感情方面

发布时间:2019-06-10 14:33编辑:本站原创阅读(107)

    《长江丛刊》2019年6月上旬|郑能新:大雁南飞 感情方面

    秋风至,树叶黄。 黄过的叶子掉尽后又开始泛绿了,季节换了一遍又一遍,南飞的大雁都回来了,可走出山里的人儿怎么就不见踪影了呢?叶子站在村头的路口上,顺着山冲子望向那条空空的、弯弯曲曲、连绵不尽的小路,几滴清泪滴落下来,溅在那件粉红色的小袄上。 那年,大雁南飞的时候,狗儿背着行囊随大雁南去了,到了广州就像生了根一般。 叶子扳着指头算了算,狗儿这一走就是三个年头。

    开始,狗儿的书信来得频繁,差不多每星期都有,狗儿信中那些滚烫的话,常常把叶子的小脸烧得通红。 后来狗儿的信慢慢地就少了,叶子那颗牵挂的心也就慢慢有些失落了。

    叶子听人说,狗儿在南方那座城市混得很不错,成了很有名气的打工作家,还说他住在洋房里,专门为那些报刊写稿,稿费多得不得了。 还有人说他已经配了女秘书,专门为他打稿子。 说这些话的人,望着叶子意味深长地笑,笑得叶子心里扑楞扑楞的。

    急了,叶子也会去信追问。 但狗儿一再向她保证说,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你如果不相信,就实地来看看。

    我现在还在三更灯火五更鸡地奋斗,就是想有一天我们能够过上真正的城里人的日子。 现在,哪有别人说的那么潇洒啊!狗儿的为人叶子是相信的,叶子也知道狗儿在外拼搏的不易。 但狗儿最后那句话叶子又有些不爽。

    看来,狗儿还是蛮羡慕那种有女秘书侍侯的生活,叶子于是就后悔当初不该放狗儿出去。 村子里上了年纪的人就劝叶子也到狗儿那里去,狗儿也几次来信要她前往,但叶子不喜欢外面的世界,叶子上了一回县城就令她狼狈了好几天,叶子再也不想到外面丢人显眼。 那次,狗儿给她汇来一笔钱,要她到县城去买几套好衣服,她走在大街上,发觉人们的眼光都盯着她那高高的胸脯和那嫩藕般的脸蛋,直看得她有些无地自容。

    还有几个毛头小子一路尾随着她走遍了所有的商店,她不知道他们是图她的钱财还是图她的相貌,反正弄得她胆战心惊,害得她衣服也没买成,狼狈地回到了家里。 “哦—哦—”。 高高的蓝天上,大雁排成“人”字由南向北飞来,回家的感觉真好哇!它们兴奋地鸣叫着,那一阵阵久违了的声音直往叶子的心里钻去。

    大雁飞去又飞回了,人呢,咋就放出就成了断线的风筝!叶子是地坪河里方圆几十里有名的美人坯子,只是她的家境不好,父母又过早离开了人世,因此,她读到初中就辍学了,回家操持起了田地。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尽管小小年纪就受尽了生活的磨难,但岁月却改变不了她美丽的容颜,相反把她磨砺得如同出水的芙蓉更加妩媚动人了。 狗儿是家中金贵的独苗。

    为了好养,父母给他取了这么个贱名。

    那年,狗儿揣着高中毕业证回乡,他本来可以读到大学,但他在上高中时就爱上了写作,一直梦想当作家,耽误了学业。

    回乡后还勤奋笔耕,写作渐渐有了名气,竟被南方的一家杂志社看中了。 狗儿在家时,写了东西就爱给叶子看,叶子也爱听狗儿讲那些由他虚构的故事,她常常被那些故事感动得泪水涟涟。 狗儿就爱看叶子那副模样,他说,他的故事是写给善良人看的,能被故事打动的人,心地一定也是善良的。

    两人接触多了,自然就产生了感情,于是他们自己也就成了故事中的主人公。

    在村人们的眼里,他们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尽管当时追求叶子的人很多很多,但叶子却从来不正眼看他们一眼,她的心里只有狗儿。 狗儿拿着杂志社给他的来信去找叶子的时候,叶子正在田里割麦子。 狗儿说:“叶子,你说去不去?”叶子开始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待她看了信才知道是杂志社要聘请狗儿。 叶子说,这么好的事怎么不去。 去!叶子又补充了一句。 叶子说完这句话,心里就像有一只猫爪子在抓。 过不多久叶子就有些后悔了,叶子后悔的是她此时已经离不开狗儿了。 叶子虽然不想把狗儿成天拴在身边,但一下子把他放这么远又实在放心不下。

    叶子本想收回这句话,但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

    乡人们看重这个,她自己也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怎么能翻手云覆手雨呢!狗儿说,你舍得,我还舍不得咧!狗儿说着说着那手就像蛇样向她身上游来。 叶子说,你以为我舍得?但你一个大男人总不能老是围着家乡这块小天地转吧,再说你的心思我还不清楚,志向大着咧!叶子说这话时巧妙地把狗儿的手拿到了自己的手上。 狗儿一时无语,过了一会儿,狗儿拿起了叶子的镰刀,走向了垄头。 狗儿发狠地割起了麦子。 唰唰唰,麦子成片地倒在狗儿高高撅起屁股后头。

    狗儿的衬衣湿了一大片,红扑扑的脸上挂满了汗珠,但他仍然飞快地割着麦子,那不停挥动的手臂透露出一个成熟男人所拥有的雄健。

    叶子拿出手帕,替狗儿擦去了脸上的汗珠,有些心疼地说,你歇着吧让我来。 狗儿推开了叶子的手,意味深长地说,叶子,你看麦子熟透了咧!叶子莞尔一笑,是熟透了,但它目前还吃不得!狗儿说,什么时候能吃咧?叶子说,要等它磨成了粉做成了粑才能吃!狗儿“哦”了一声便不再做声了。

    狗儿割了很久,又抬起头来,说,“叶子。

    ”叶子说,“么事?”狗儿咽了一口口水说:“冒么事!”叶子知道狗儿一定有事,但狗儿没说,她也不好再问了。

    往后又过了好些日子,狗儿才恋恋不舍地走了。

    狗儿走的时候正是大雁南飞的时候,叶子把他送到村头,说,你要像大雁那样知道什么时候回家。

    狗儿说,大雁回我也回!叶子于是年年大雁回家的时候就在村口守侯。

    可是她这一守就守了三年。

    今年,大雁又飞回了,可她的心上人竟还不见影子!叶子孑立于村口,有些孤立无助。 清风犹有一些寒意扑在脸上,泪水所及之处冰凉冰凉地透彻心骨。

    叶子忽然觉得这个生活了一二十年的小山村变得有些陌生了。 这个能拴住她的地方,怎么竟拴不住她的心上人呢!就在一刻,叶子忽然有了一个念头:既然广州那么诱人,能够把自己的心上人牢牢栓住,那么,自己也要走出小山村,到南方去闯世界!只是,她给自己立下誓言:一定要像大雁那样,冬去春又回!叶子像一只孤雁飞到广州,好不容易才找到狗儿住处的楼下。 远远的,一个熟悉的身影扑入眼帘,高高的,依然那么雄健。

    只是,那人多了一根拐棍,原先两根发达的双腿有一根空落了。 叶子瞬间明白了,眼泪立刻涌了出来,奔上前一把抱住狗儿:“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不告诉我啊!”狗儿说,“来到广州,为了能够早日站住脚跟,也为了早日买上房子把你接来,没日没夜地创作,有一次,在街上边走边构思作品,走了神,出车祸了。 ”叶子说,“那也该告诉我啊!”狗儿有些伤感地说:“我现在是一只折翅的大雁,再也配不上你了!”叶子抽出一只手来,一把捂住了狗儿的嘴:“快莫瞎说,国外有个断臂女人个个羡慕呢,你这个大才子我怎么舍得放手?今生,我就跟定你了!我要做你的拐杖!”。

    上一篇:我校与中远海运散货运输有限公司举行基层党组织结对党建共建活动启动仪式

    下一篇:当代青年作家问卷:李唐×庞羽×王苏辛×王占黑×周恺 传统节日教案